听听那冷雨(节选)_技法_天美国际
官方微信

欢迎关注
中华语文官方微信

听听那冷雨(节选)


  听听,那冷雨。看看,那冷雨。嗅嗅闻闻,那冷雨,舔舔吧,那冷雨。雨下在他的伞上这城市百万人的伞上雨衣上屋上天线上,雨下在基隆港在防波堤海峡的船上,清明这季雨。雨是女性,应该最富于感性。雨气空蒙而迷幻,细细嗅嗅,清清爽爽新新,有一点点薄荷的香味,浓的时候,竟发出草和树沐发后特有的淡淡土腥气,也许那竟是蚯蚓和蜗牛的腥气吧,毕竟是惊蛰了啊。也许地上的地下的生命也许古中国层层叠叠的记忆皆蠢蠢而蠕,也许是植物的潜意识和梦吧,那腥气。
  美国落基山簇簇耀目的雪峰上,很少飘云牵雾。一来高,二来干,三来森林线以上,杉柏也止步,中国诗词里“荡胸生层云”或是“商略黄昏雨”的意趣,是落基山上难睹的景象。落基山岭之胜,在石,在雪。那些奇岩怪石,相叠互倚,砌一场惊心动魄的雕塑展览,给太阳和千里的风看。那雪,白得虚虚幻幻,冷得清清醒醒,那股皑皑不绝一仰难尽的气势,压得人呼吸困难,心寒眸酸。不过要领略“白云回望合,青霭入看无”的境界,仍须回来中国。台湾湿度很高,最饶云气氲氤雨意迷离的情调。两度夜宿溪头,树香沁鼻,宵寒袭肘,枕着润碧湿翠苍苍交叠的山影和万籁都歇的岑寂,仙人一样睡去。山中一夜饱雨,次晨醒来,在旭日未升的原始幽静中,冲着隔夜的寒气,踏着满地的断柯折枝和仍在流泻的细股雨水,一径探入森林的秘密,曲曲弯弯,步上山去。溪头的山,树密雾浓,蓊郁的水气从谷底冉冉升起,时稠时稀,蒸腾多姿,幻化无定,只能从雾破云开的空处,窥见乍现即隐的一峰半壑,要纵览全貌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至少入山两次,只能在白茫茫里和溪头诸峰玩捉迷藏的游戏。回到台北,世人问起,除了笑而不答心自闲,故作神秘之外,实际的印象,也无非山在虚无之间罢了。云缭烟绕、山隐水迢的中国风景,由来予人宋画的韵味。那天下也许是赵家的天下,那山水却是米家的山水。而究竟,是米氏父子下笔像中国的山水,还是中国的山水上纸像宋画,恐怕是谁也说不清楚了吧?
  雨不但可嗅,可亲,更可以听。听听那冷雨。听雨,只要不是石破天惊的台风暴雨,在听觉上总是一种美感。大陆上的秋天,无论是疏雨滴梧桐,或是骤雨打荷叶,听去总有一点凄凉,凄清,凄楚,于今在岛上回味,则在凄楚之外,再笼上一层凄迷了。饶你多少豪情侠气,怕也经不起三番五次的风吹雨打。一打少年听雨,红烛昏沉。两打中年听雨,客舟中江阔云低。三打白头听雨在僧庐下,这便是亡宋之痛,一颗敏感心灵的一生:楼上,江上,庙里,用冷冷的雨珠子串成。十年前,他曾在一场摧心折骨的鬼雨中迷失了自己。雨,该是一滴湿漓漓的灵魂,窗外在喊谁。
  雨打在树上和瓦上,韵律都清脆可听。尤其是铿铿敲在屋瓦上,那古老的音乐,属于中国。王禹偁在黄冈,破如椽的大竹为屋瓦。据说住在竹楼上面,急雨声如瀑布,密雪声比碎玉,而无论鼓琴,咏诗,下棋,投壶,共鸣的效果都特别好。这样岂不像住在竹筒里面,任何细脆的声响,怕都会加倍夸大,反而令人耳朵过敏吧。 

  雨天的屋瓦,浮漾湿湿的流光,灰而温柔,迎光则微明,背光则幽黯,对于视觉,是一种低沉的安慰。至于雨敲在鳞鳞千瓣的瓦上,由远而近,轻轻重重轻轻,夹着一股股的细流沿瓦槽与屋檐潺潺泻下,各种敲击音与滑音密织成网,谁的千指百指在按摩耳轮。“下雨了”,温柔的灰美人来了,她冰冰的纤手在屋顶拂弄着无数的黑键啊灰键,把晌午一下子奏成了黄昏。

文|余光中

(选自散文集《听听那冷雨》,有删改)
〖赏析品味〗
  一线串珠,情景交融。这篇诗意的散文,以听雨为主线,借“冷雨”这个意象,把读者带进冷寂、凄迷的氛围,抒发了身在海岛、异域的游子对故国、故土的无尽思念。
  诗意盎然,摇曳生姿。本文既散发出浓浓的古典气息,又彰显出意境悠远、生动蕴藉的诗意。句式长短结合,短句参差跳跃,仿佛珠落玉盘;长句一气呵成,仿佛如歌行板。匀称的对偶、整齐的对比和生动的比喻,使得文章典雅别致,文采斐然。

〖写作借鉴〗

  多感官写景。作者充分调动自己的感官,既有视觉上“浮漾湿湿的流光,灰而温柔”的雨,有听觉上“急雨声如瀑布”的雨,有嗅觉上“清清爽爽新新,有一点点薄荷的香味”“淡淡土腥气”的雨,也有触觉上“潮湿”“凄冷”的雨……多种感觉上的雨,呈现的是多种形态的雨和细腻深沉的乡愁。
  联想想象写景。作者从雨谈到国外的景致,想到中国诗词里的景象,想到中国山水,想到宋画以及赵家天下、米家山水。这些联想自然而丰富,委婉地传达出一个漂泊他乡者浓重的孤独感和思乡之情。“她冰冰的纤手在屋顶拂弄着无数的黑键啊灰键”“急雨声如瀑布,密雪声比碎玉”等比喻句的使用,使得想象生动形象,给人以无尽的回味。


文章来源于:《语文报》中考版2018年7-8月

评论:

已输入
  搜索标签
关于天美国际联系我们隐私保护天美国际版权与免责声明
Copyright ©滇icp备13000448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