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迅先生记 _素材_天美国际
官方微信

欢迎关注
中华语文官方微信

鲁迅先生记


  鲁迅先生家里的花瓶,好像画上所见的西洋女子用以取水的瓶子,灰蓝色,有点从瓷釉而自然堆起的纹痕,瓶口的两边,还有两个瓶耳,瓶里种的是几棵万年青。
  我第一次看到这花的时候,我就问过:“这叫什么名字?屋中既不生火炉,也不冻死?”
  第一次,走进鲁迅先生家里去,那是近黄昏的时节,而且是个冬天,所以那楼下室稍微有一点暗。同时鲁迅先生的纸烟,当它离开嘴边而停在桌角的地方,那烟纹的卷痕一直升腾到他有一些白丝的发梢那么高,而且再升腾就看不见了。
  “这花,叫‘万年青’,永久这样!”他在花瓶旁边的烟灰盒中,抖掉了纸烟上的灰烬,那红的烟火,就越红了,好像一朵小花似的,和他的袖口相距离着。
  “这花不怕冻?”以后,我又问过,记不得是在什么时候了。
  许先生说:“不怕的,最耐久!”而且她还拿着瓶口给我摇着。
  我还看到了那花瓶的底边是一些圆石子。以后,因为熟识了的缘故,我就自己动手看过一两次,又加上这花瓶是常常摆在客厅的黑色长桌上;又加上自己是来自寒带的北方,对于这在四季里都不凋零的植物,总带有一点惊奇。
  而现在这“万年青”依旧活着,每次到许先生家去,看到那花,有时仍站在那黑色的长桌上,有时站在鲁迅先生照像的前面。
  花瓶是换了,用一个玻璃瓶装着,看得到淡黄色的须根,站在瓶底。
  有时候许先生一面和我们谈论着,一面检查着房中所有的花草。看一看叶子是不是黄了,该剪掉的剪掉,该洒水的洒水,因为不停地动作是她的习惯。有时候就检查着“万年青”,有时候就谈着鲁迅先生,就在他的照像前面谈着,但那感觉,却像谈着古人那么悠远了。
  至于那花瓶呢?站在墓地的青草上面去了,而且瓶底已经丢失,虽然丢失了也就让它空空地站在墓边。我所看到的是从春天一直站到秋天;它一直站到邻旁墓头的石榴树开了花而后结成了石榴。
  从开炮以后,只有许先生绕道去过一次,别人就没有去过。当然那墓草是长得很高了,而且荒了,还说什么花瓶,恐怕鲁迅先生的瓷半身像也要被荒了的草埋没到他的胸口。

  我们在这边,只能写纪念鲁迅先生的文章,而谁去努力剪齐墓上的荒草?我们是越去越远了,但无论多么远,那荒草总是要记在心上的。

文|萧红

〖赏析品味〗

  在写人的记叙文中,如何把人物的灵魂写活?萧红的《鲁迅先生记》为我们提供了范例。在这篇散文中,萧红没有写鲁迅作为一位伟人是如何的不平凡,而是着眼于生活中的细节与对话,通过这些质朴的细节描写,我们感受到了鲁迅先生鲜活的形象。而象征的运用更是让这篇散文充满了韵味,全文正面书写鲁迅先生的段落较少,作者把主要的笔墨放在了对“万年青”的描写上。透过“万年青”这一有着盎然生命力的植物,我们仿佛感受到了鲁迅先生顽强的生命意志。

〖写作借鉴〗
  每一位散文家都有自己独特的语言风格,他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任何方式来与读者对话。在写作中,华丽绚烂的语言风格固然能彰显文采,但朴实真挚的文字却更能打动读者的心。萧红的这篇散文语言朴实无华,用白描的手法刻画了鲁迅去世前后的一些情景,把无尽的哀思蕴藏在了淡而有味的语言中。

文章来源于:《语文报》中考版2018年7-8月

评论:

已输入
  搜索标签
关于天美国际联系我们隐私保护天美国际版权与免责声明
Copyright ©滇icp备13000448号-1